大发尊龙 她为“石湾瓦脊”寻踪、著书、建数据库

2020-01-10 15:00:49

作者:匿名

摘要:

日前,一场石湾瓦脊陶塑特展在东鹏明善陶瓷博物馆举行,展出了3条晚清时期较为完整的石湾瓦脊。当时,佛山市博物馆与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联合开展研究,成立了“石湾瓦脊专题研究小组”,王海娜成为其中一员。为了搞清楚陶塑屋脊的构件数量,拍摄一张满意的陶塑屋脊照片,这些都是王海娜在田野调查中常见的拍照姿势。

大发尊龙 她为“石湾瓦脊”寻踪、著书、建数据库

大发尊龙,二龙争珠、鳌鱼腾跃……栩栩如生的各式人物演绎着一个个经典故事。日前,一场石湾瓦脊陶塑特展在东鹏明善陶瓷博物馆举行,展出了3条晚清时期较为完整的石湾瓦脊。这些曾经需要抬头仰望的陶塑瓦脊精品,换了一种平易近人的方式走到人们眼前。

对于这些百年前就耸立在屋顶的艺术,王海娜痴迷了13年。从阅读文献到田野调查,十多年间她跑了91个田野点,足迹遍布广东、广西及港澳地区,扛着梯子爬上屋顶记录每一次发现;从整理素材到集结成书,她对记录中的208条石湾瓦脊的特色如数家珍,更运用考古学的方法做了分析研究。近年来,她带着她的《清中晚期岭南地区建筑陶塑屋脊研究》专著陆续走进了成都博物馆、大连博物馆。从“真懂”到“真爱”,王海娜说:“来到佛山,能在这里留下我对石湾陶塑瓦脊的一份爱,就很足够了。”

结 缘

东北姑娘 迷上石湾瓦脊

在王海娜的办公室,宽大的办公桌上放满了各种文博图书和文献,整齐而有序。一旁的台式电脑运转着,硬盘里划分了一个专区,装着她10多年来关于石湾瓦脊研究的心血。

“我们可以从不同时期的石湾瓦脊中看到当时生活化的场景,比如广州仁威庙正殿上瓦脊上就有个西式时钟。”王海娜一边说着,一边熟悉地点开其中一个文件夹,快速地找到了她要的照片。

这满满当当的石湾瓦脊图文材料,她都不知道翻了多少次了。

时间回拨到2002年。这位辽宁姑娘刚从吉林大学硕士研究生毕业,便跟随着丈夫来到了千里之外的佛山,进入了佛山博物馆工作,在从事陈列展览和宣教活动策划中,开始了佛山地方历史研究工作。当时佛山博物馆的工作场地在祖庙内,王海娜就住在祖庙后面,每天上班都要经过简氏别墅、长生树、祖庙大街等老街巷、老建筑,然后看着祖庙三殿的瓦脊,朝着那个方向走去。那时候,她真切地感受到“石湾陶塑技艺与书本中看到的,真的不一样”。

从观赏者变成研究员

真正与石湾瓦脊结缘是在2006年。当时,佛山市博物馆与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联合开展研究,成立了“石湾瓦脊专题研究小组”,王海娜成为其中一员。

广东石湾窑是中国著名的民窑之一,唐宋时期始兴,明清时期鼎盛,产品包括日用陶瓷、美术陶瓷、丧葬陶瓷、建筑陶瓷等,畅销岭南及东南亚诸国,素有“石湾瓦,甲天下”的美誉。清中晚期至民国时期,石湾窑开始大量生产陶塑屋脊,广泛地用于岭南地区学宫、庙宇、祠堂、会馆等大型公共建筑的屋顶装饰,佛山当地人也将陶塑屋脊称为“花脊”或“瓦脊”。

从那时候起,她跟着研究小组的成员开始了岭南建筑陶塑屋脊田野调查,从佛山开始,逐渐扩展到中山、东莞等珠三角城市,继而是潮汕地区,后来还去广西梧州、百色,甚至香港、澳门等地的一些古建筑进行调查,拍摄了大量的图片资料。

寻 踪

石湾瓦脊“走”到哪里 她追去哪里

清代晚期是石湾陶塑瓦脊的盛期,这与珠江三角洲地区大量建造祠堂的民俗密切相关。而这时候的石湾有70多家花盆行店号,主要有英玉店、美玉店、英华店、文如璧店、均玉店等。随着广府商人的经商足迹逐渐走远,他们在粤港澳乃至海外落地扎根,也没有忘记把这些属于乡情印记的传统技艺带到各地。

“广府商人外出经商,为了装点门面会修瓦脊,可以说广府商人走到哪里,只要有需求,他们就会把瓦脊带到哪里,所以瓦脊走出了中国,走向世界各地。”在过去的十多年间,王海娜也在不断寻找这些石湾瓦脊的踪迹:西路沿着珠江水系到达广西地区,如今在广西梧州、贺州、钟山等地重要建筑物的屋顶上还能见到石湾瓦脊;东北路则沿着北江和东江流域的客家地区传播,如今在博罗、五华等地的庙宇、祠堂、学宫等建筑的屋顶上仍有少量保存;更远的则是通过水路大量将瓦脊运往中国香港、澳门地区,再转运至越南、柬埔寨等东南亚各国。

杂物房、屋顶上 都是“取证”点

有一次,王海娜在广西防城港市进行考察,发现东兴镇竹山村的三圣宫正脊上方有两块花卉图案的陶塑屋脊构件,塑有“光绪二年”(1876年)年款。“我当时就想,既然屋顶上还有残件,那应该其他残件也会在附近。”王海娜就一个人钻进了三圣宫旁边的杂物房里,果然,就找到了一块陶塑屋脊的残件,“虽然上面的贴塑都已脱落,但是可以看出正面有作为戏剧人物背景的亭台楼阁残存,背面则为花卉图案”。王海娜就蹲在这个破落的杂物房里,围着一块残件不停地拍照。

澳门观音堂大雄宝殿屋顶上方有一座陶塑屋脊,上面塑有“嘉庆丁丑岁”(1817年)、“石湾奇玉造”的字样,此前被认为是最早的石湾窑陶塑屋脊的记载。王海娜专门跑到澳门观音堂去,脱了鞋站在凳子上,对着瓦脊不断调整角度拍摄。“工作人员出于安全考虑上前劝阻,我就说,‘没事的,摔下来我自己负责’,马上再拍了几张才下来”。而在另一次田野调查中,王海娜在广西玉林大成殿发现了比澳门观音堂瓦脊早5年的石湾陶塑,由石湾“英玉店造”,从而纠正了部分资料中的错误。

蹲在地上、踮起脚尖、踩着凳子、爬上梯子、登上山坡……为了搞清楚陶塑屋脊的构件数量,拍摄一张满意的陶塑屋脊照片,这些都是王海娜在田野调查中常见的拍照姿势。

研 究

既是“亲子游”更是田野调查

由于研究小组成员退休或调离等各种原因,2008年初,石湾瓦脊课题研究就被迫终止了。这让王海娜感到十分遗憾。过往每次田野调查或惊喜、或失落的收获,都让她不忍抛弃。从那时起,王海娜开始利用周末、节假日时间,独自完成田野调查。

“这个阶段田野调查的范围更为广泛,收集的陶塑屋脊案例也更为全面,既包括石湾窑烧制的旧屋脊,也涉及菊城陶屋等店号烧制的新屋脊。”王海娜说,文献资料是寻找石湾瓦脊的重要依据,常常是“翻到资料说哪里有记载,周末就马上开车过去找”。

而这样的田野调查也成了王海娜的周末亲子时光。丈夫开着车,王海娜带着相机和儿子,奔走在每个可以看到石湾瓦脊的地方,“既是田野调查,也是一家人的郊外游,一举两得”。

把石湾瓦脊做成博士研究课题

2010年,王海娜考上了中山大学博士研究生,石湾瓦脊自然成为了她的研究课题。岭南地区建筑陶塑屋脊实物遗存众多,地域空间跨度大,文献记载又极为简略,对其进行田野调查与研究,既可以了解这一时期岭南地区建筑的地域装饰风格,还能为今后岭南地区传统建筑陶塑屋脊的保护与传承提供宝贵的资料和依据。

然而针对石湾陶的研究著作很多,如何创新、突破前人的研究成果,却是一个难题。在和导师讨论后,王海娜利用石湾陶塑屋脊田野调查和扎实的文献学功底优势,开始用考古学的理论方法来研究石湾陶塑屋脊。

10多年间,王海娜走了91个田野点进行调查,当中包括学宫9座、庙宇56座、祠堂15座、会馆6座、其他各类建筑5座,一共记录石湾陶塑屋脊208条。从这些走访素材中,她整理出属于自己的研究成果:嘉庆至道光早期,瓦脊整体构图简洁,屋脊造型以粤剧文戏为主,人物服饰朴素;道光中期至咸丰时期,是陶塑屋脊的成熟期,屋脊造型以粤剧人物、花卉、动物等为装饰题材,屋脊上的粤剧故事以武打戏为主,人物行当丰富、服饰华丽,但人物未出现明显前倾现象;同治至民国时期为后期,屋脊上面的戏剧故事以武打戏为主,人物服饰华丽、明显前倾,可使观众抬头仰望时形成良好的视觉效果,但陶塑屋脊也从繁荣走向衰落。

数 据 化

把石湾瓦脊的美学传播到多个城市

2016年,王海娜把她的心血整理成册,出版了《清中晚期岭南地区建筑陶塑屋脊研究》一书。“本书是以考古学的理论为指导,以考古学的方法为研究方法所做的古建筑材料的研究。在没有或缺乏先例的情况下,对于本书的作者而言是一次尝试,对于学界同仁而言是一例垂范。”中山大学人类学系资深教授、博士生导师许永杰先生这样评价王海娜的著作。

2017年,佛山石湾窑陶瓷展在成都博物馆开幕,109件(套)陶瓷精品文物与公众见面;今年8月,为期3个月的“石湾是个美陶湾”特展在大连博物馆举行,王海娜都带着她关于石湾瓦脊的研究与更多热爱石湾陶塑的人们分享。

数据库能做“文博导览员”

对于她电脑里珍藏的大量石湾瓦脊图片素材,她还有更多的设想。今年5月,佛山传统文化符号数据库正式上线。数据库将通过对佛山代表性的传统建筑、文物精品以及传统美术、舞蹈、戏剧、武术、民俗等非遗项目进行造型、图案的提取,为城市景观建设、工业设计、文创产品开发等提供基础元素及素材,计划从1万多张实物照片中,提取约300个元素建设数据库。

目前,数据库一期已经完成,内容包括“传统建筑”“传统建筑构件与装饰”两部分,已包含佛山传统文化元素115个,每个元素形成彩绘图和线描图共330幅。每个传统文化元素均有相关文字介绍,就像是有一位懂行又善谈的解说员带着你参观一样,让你轻松了解传统文化元素背后的种种典故、常识。当中有不少是石湾瓦脊的形制样式。

“10多年的研究,从现实来说,这些成果能够为佛山未来古建筑修缮起到一定的指导作用,而从我个人来说,这是我的‘倾情之作’。”王海娜说,希望能够为佛山的陶塑瓦脊研究贡献一份力量,留下一点爱。

统筹:游曼妮 采写:南都记者 关婉灵

正规线上平台